资询热线:400-66-5535
首  页 我要采购 我要销售 企业黄页 行业资讯 茶业展会 财富中心 商虎社区
首页 > 资讯中心> 茶与文化
李曙韵:什么是一个好的茶人?  2018-01-23 0:00:00  浏览:  【

   什么是一个好的茶人?

  什么是一个好的茶?

  什么是一个好的有修养的茶序?

  常常有记者媒体问我:“李老师,可不可以示范一下泡茶?”我说:“不好看。”“为什么不好看?”“我没动作。”他们不相信,我示范完,他们说:“真没有动作。”

  我基本上没什么动作,我在做线上视频的时候,为了让大家明白,一步步切割开来,你们觉得有动作。我在真正泡茶时,没有什么动作,已经不需要动作了。你们现在的角色在往助教迈进,必须把动作放大。

  你们两位其实挺熟练,还是需要把动作放大。比如说,我们讲一个句子:“今天是个美好的日子,很高兴大家到茶家来,我们一起安聚。”这里面需要有标点符号,必须把重要的地方找出来,茶的动作亦如是。

  这六个杯子,每个杯子的水倒进建水里,每个杯子都传递出去,如果你认为这些动作都是一样的,没有起伏,就太贫乏了。它不是一个表演,它确实有起承转合,有标点符号,泡茶最重要的其实是那个标点符号。

  

 

  有同学问我,线下年度班的课程,为什么设置十万的门槛?

  我在台湾做过十年的义务教育,真的是义务教育。从租场地开始,陪学生练茶,给学生做饭,最后我都不想进教室,每个人都觉得老师是理所当然的,无时无刻都在。

  “我今天没空,没关系,请假,我有事……”反正李老师都在。终于有一天,我发现我的价值不该如此,我不能老在。应该出去云游一下,是吧!(大家都笑)

  直到有一天,我不想起床,连门都不想出,我知道我遇到了瓶颈,需要出走,我决定离开台湾,来到北京,这时候,学生们都张皇失措:“李老师真不在。”我说:“这时你要学习就要来北京,学费是台湾的很多倍,而且是人民币。”这对于台湾人是个天价,甚至在大陆,也是个天价。

  基本上,我完全不想教学。我来北京就想重新开始,我每天都想“辞职”,不想做一辈子茶人。我不想当陆羽,不想变千利休,我想做我自己。当这杯茶不能涵养我的时候,我只想做我自己,我必须找到真正的自我价值所在。

  

 

  假设今天我是个茶人,我的价值在哪里?

  我以前是个收藏狂,满屋子都是乾隆青花,去越南海捞,到处买,玩天目盏。90年代我就开始玩天目盏,去挖,去市场淘,玩到有一天,那时候就不管茶汤了吗?

  有一天在故宫,我用一只黑色宋代天目碗泡普洱茶,配明代的德化瓷,插一翁梅花,现场泡熟茶,美啊!真美!好不好喝?年轻哪管好不好喝,就是美。

  现在想想很可笑,那些海捞的茶道具,一喝,怎么是咸的?因为那是海捞的,它有盐分。那是当年的我。

  终于,我也被批判了,被当时台湾保守的茶界批判:李曙韵就是玩器具,茶汤不行。

  当有人这样批判你的时候,你要感恩他,他永远是让你往前走的那个人。这时候,我就开始收心。有人去我家做客,我就拿品鉴杯出来,试茶汤。每天早上,在窗台旁边,做自我感官的训练。

  每天喝几巡品鉴杯,那是实验室泡出来的标准茶汤,做自我锻炼。这样持续了很多年,一直到我明白,什么是标准茶汤。各位不要学,会把身体喝坏的。

  

 

  我们都是走过来的,为什么会有这些动作?基本是从生活中慢慢转换过来的,我有很多自创的动作。

  在马英九当市长的时候,我在他身边泡茶,茶则非常小,放的白毫乌龙很大,你不能说:“这个茶则太小,我不会置茶。”好的茶人不能这么说。“烧水壶在左边,我习惯右手,所以,我不会泡茶。”这不是个好的茶人,“这把壶不适合我的手,太滑……”关谁的事?怪你技术不够好。所以你必须兼备所有技术,不管在哪里,都可以游刃有余。

  我当年就是如此,艺高人胆大。茶则这么小,茶叶这么大,我发明了一个溜滑梯的方式,包括碗泡的时候,用筷子的方式,未来学盖碗时独有的茶家的方式,只要看到这些手势就知道是茶家出去的。

  

 

  我自己曾经很挣扎,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花那么长时间去学习?每天这样泡茶,你也必须思考,为什么要做这个?不要麻木自己说,我交了学费,跟了一位名师,所以,我必须学她,那是不对的。

  你必须要明白这些茶序在桌子上的逻辑,对你的身体有什么帮助。我深刻地体会到,为什么很多人会很麻木?为什么有些人家里请阿姨帮着带了两个孩子,身体还是很糟。看看日本的职业妇女,带着小孩,全套道具,还得开会、打电脑,依然游刃有余,你知道为什么吗?这是生命的逻辑。

  你只要把这套茶序做好,左手做左手的事,右手做右手的事;手指可以完成的不要动手腕,手腕可以完成的不要动手臂,你的身体不需要动,你根本不需要多余的动作,把这个前后顺序理清,你的人生可以很简单。

  如果一开始,你入门的门槛是这样,你的茶空间,你家的空间,不需要有太多的杂物,如果有很多杂物,就要有所舍得。我一个人到北京,人生有什么了不起?放掉再来。

  

 

  1999年,我遇到我人生最大的瓶颈:台湾大地震。我有了一个很大的出离心。

  我家住在十层,能感觉到地动山摇,听到建筑物裂开的声音。因为那是个地震区,我们家平常就把柜子锁在墙上,下面放好止滑垫。你们需要把柜子锁在墙上,只要房子不倒,柜子不摔,有止滑垫的作用,你的宝贝茶道具基本很安全。我住在十楼,平常六级多的地震,上面就是七级,但我没有摔任何茶道具,满满的茶道具,没有摔破,但把我的心都摔碎了。

  我对生命的起了很大的恐惧,每一分钟都有一个地震,而这个时候,我发现我一点用处都没有。我身为一位知名的茶人,对当下这个社会,当下的灾区,对我周边的人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  那时我在思考:如果我是神父,或者是出家人,是医生,或者护士,可以在现场帮助到很多人。但我什么都不是,我只是一个在安乐的社会很会泡茶的人,它真的没有用。你所有的茶道具这时候都是你很大的负担。

  从1999年之后,我就决定要开发茶道具,老东西一旦失去之后,你就会不舍得。可是只要你有源源不断的创造力,遇到灾难时会没问题的。包括我自己,遇到这么大的地震,身体的灾难,这么危险,三度烧伤,背都是伤。我这么爱美的人,老天就是非得让你学习,“你选择活着还是继续爱美”就是如此,这时候,你在病床上发现这杯茶也没啥作用。

  可是,这样反复地练习,在你生命真正遇到危机的时候,或者在你生命临终的那一刻,它有什么帮助吗?你们觉得有帮助吗?如果你每天练琴练一个小时,你一生走了四五十年也好,七八十年也好,你有几万小时心跟手的锻炼,请问,这难道跟你念一部经的训练差很多吗?除了宗教说的有无功德与否,它本身就是心性的一个训练。

  它在训练什么东西?训练我们临危不乱。淡定谈何容易,不要随便讲淡定,不要随便讲放下,除非你真正遇过灾难,你在灾难面前,你没办法淡定,完全没办法淡定。

  什么是禅茶合一,茶禅合一不是口号,它真的不是口号,茶是你的信仰最接近生活的一个窗口,它是最适合生活的一个载体,它可以洗涤你的灵魂,提升你的生活品质。

  我们为什么学茶?为什么我要开线上课程?为什么六天线下课不能满足所有人?上完六天课,会学到非常多的知识和概念,可是还是要回到线上课程,看起来很简单,一开始大家都不屑练习,“这是我们都上过的。”

  

 

  那为什么回来不断地学?

  看过西藏宗教,看过大家磕大头吗?要十万遍,那十万遍是什么?基本上是你学习的量。所以,你们可能才学了五百多遍,没有十万次,当你练了十万次,你的心就不一样了,相信我,是不一样的。

  你跟我当年一模一样,当年我没有人教,每次出去,我认为只要换一套茶道具,灵机应变,不管发生什么事,就上台做完这些事情,就可以了。这就是我的风格,每天不一样。

  直到有一天终于我明白了,这套方式不是适合每一个人,我们或许需要一个更安定的方式,像日本茶道一样,拿一个茶勺,做一个淘水的动作,折一块茶巾,基本上需要反复很多遍,看似很无聊,只要你把心安定下来。

  时间一年一年过,看过《日日是好日》吧,森下典子从一个不耐烦的大学女生,到二十几年后成为茶道老师,后来发现真的不一样,她每个周末走一样的街道去老师家里,每次上课都心想可以不要去吗?周末可以多睡一会吗?挣扎地走到老师家后,发现老师插了一个不一样的花,做了一个不一样的点心,然后她很庆幸,幸亏我来了……

  所以,不要嫌你来得太晚,时间刚刚好,现在有那么多同学陪着你,这是一个很大的缘分。(文章来源:茶家十职,作者:李曙韵)

  关键词:李曙韵 茶人 缘分

说茶网
一周热贴
推荐企业
虎城商都